February 19, 2020

《盲鼠集》存档页

  1. 2014年5月文集
  2. 2014年8月文集
  3. 2014年9月文集
  4. 2014年10月文集
  5. 2014年11月文集
  6. 2015年2月文集

正在吃饭,微信涌进很多消息,都是朋友发来的唁电。有的还说你儿子被赐死了。非常感谢诸位的问候,感慨万千又难以言表。

我想起当年孙忠怀先生的雄心:要为中文互联网留下一些温暖而有厚度的东西。也想起当年海南开张时的觥筹交错、月下论道,香港笔会时的唇枪舌剑、灼见莫知。也想起编辖部讨论稿件时的剑拔弩张、当仁不让。也想起《大家》诸位作者的笔耕不辍、孜孜以求。这些片段如同电影—般涌现于脑海。历历在目喜与哀,温馨的伤心的,都不可记载。

腾讯《大家》的slogan是我说的六个字:洞见、价值、美感。这是非常不容易坚持的编辑原则,也是在中国非常稀缺的事物。经常有人问我:拓展言论的边界到底为何?我说这样才能知道,我们是谁?我们从何处来?我们往何处去?有良知的文字,会记录、描述以及解释我们所遇到的大问题。腾讯《大家》过去正是为这些大问题而生,当然也是为这些大问题而死。

感谢作者、读者的抬爱。这些年来,腾讯《大家》的成长是作者、读者以及腾讯三方互相成就的过程。我虽然于2015年春天离开,但参与肇创,褴褛筚路,这是我媒体生涯中非常重要的一段。要感谢的人太多,纸短言长,不能道千万一。

更能消几番风雨,最可惜一片江山。夜暗路远,水长山高,大家各自珍重。

——贾葭


感谢《腾讯·大家》

  • LinkedIn
  • Tumblr
  • Reddit
  • Google+
  • Pinterest
  • Pocket